那些年,南洋姑娘的童話(下)

■李欣宜

然後是來自越南的阿弟,此時的阿媽健康狀況和神智都已不比蘿拉在時,吃飯洗澡大小便,皆須仰賴他人幫忙,連話都無法好好說上幾句,久病纏身讓她成了醫院急診室的常客,到了後期家中添購抽痰機、血糖計、電動床等醫療器材,期望延續那盞忽明忽滅的生命燭光,請死神的列車再多誤點片刻。我始終覺得是阿弟站在鐵軌上與死神奮鬥,以肉身擋住那來勢洶洶的火車頭,阿媽才得以多活2年,而我們只是在月台上替阿弟和阿媽加油的乘客罷了,面對成人尿布和各色針管,我們束手無策。

阿媽…
文教新聞-台灣新浪新聞中心